电子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叶燕斐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可以涨一点

发布时间:2021-01-25 16:10:10 阅读: 来源:电子尺厂家

叶燕斐:电力价格可能不降 甚至还可以涨一点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于3月21日-23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副局长叶燕斐出席并发表演讲。她表示现在需要改的,应该把我们的碳税和碳消耗的成本,二氧化碳排放的成本,污染排放的成本加到现在能源消耗的价格当中去,同时终端的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可以涨一点,这样有助于大家更好的、更经济的使用能源。

以下为发言实录:

叶燕斐:谢谢侯主任。首先我祝贺咱们张所长他们做了非常好的研究,那个研究也非常全面,书也已经出来了,我刚才翻了翻,摘要前两天看到了,应该说我没有什么新补充了,因为她讲的很全面、也很深入了。我个人也非常感谢瑞惠总裁佐藤康博先生亲自过来做这个演讲。我觉得我们中国银行业的高管们,在这方面应该像瑞惠银行合作,从高层当中就应该有非常强烈的绿色信贷、绿色金融的意识,积极参加像类似这样的活动,说明我们作为监管当局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我刚才走错楼了,走到14号楼去了,那个是“金融和风险论坛”,我看了一批一批的人往那个论坛上引,来这边的人很少,越往这边走人越少,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我们绿色金融这个话题还需要广泛宣传,还需要吸引大家的注意。

金融和风险当然大家都比较关心了,确实中国现在面临很多的金融风险,但是从长期来看,最大的风险可能还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风险。只要看我们周围的环境、空气、水,我们食品污染的程度,应该说不单是中长期了,长期也面临很大的困难,大家关注的还是眼前的最大的困难。正好引了凯恩斯的那句话,长期看我们不会死的,所以我们着急的都是短期要应对的问题,但如果我们长期的问题不解决,将来短期的问题就会越来越严峻,所以我们一定要从长远的角度来着眼这个问题。

刚才张所长提到2万亿,就是每年她们测算,我觉得很好,大约需要2万亿的投资。像去年我们整个信贷规模就达到9.8万亿,今年肯定信贷规模要超过10万亿,如果这10万亿当中我们每年拿出2万亿来,就可以满足我们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其实这个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所以刚才张所长说的,中国现在真是不缺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搞丝路基金,又搞压投行,又搞金砖银行,确实中国现在不缺钱,缺的是我们怎么把钱用到正道的地方去,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价格扭曲,就是我们的市场性。因为咱们做商业,银行可能是无利不起早,他都要赚钱的,他为什么不会大量的资金投到绿色投资领域、可持续领域当中去呢?就是他的可比较的收益,或者他认识到的可比较收益,可能和普通的其他投资还达不到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水平。最重要的是,要把这个扭曲的价格信号重新扭曲过来,就是把它纠正过来。

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们现在大家正在讨论的一个电力价格改革,其中出来的一个消息就是,现在煤价下降了、油价下降了,我们是不是要把终端消费电力的价格也要降下来,当然这个对于解决当前的企业困难是有好处的。

但是考虑到我们国家有68%的能源是来自于煤炭,如果我们把电力价格降下来,可能会鼓励更多的化石能源的消费,而国家电网更不愿意去收购可再生的能源,比如太阳能或者风电。所以现在需要改的,不是把电力价格降下来,而是应该把我们的碳税和碳消耗的成本,二氧化碳排放的成本,污染排放的成本加到我们现在能源消耗的价格当中去,同时终端的电力价格可能不降,甚至还可以涨一点,这样有助于大家更好的、更经济的使用能源。

比如前一段时间油价降了,我们财政部采取了非常好的措施,是什么呢?它连续三次提高了汽油的消费税价格,这样可以更好的刺激汽车行业开发更经济、能源效率更高的汽车。同时,也促使大家采取更经济的办法出行、交通,可以促进轨道交通、铁路交通的发展。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最主要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扭曲的价格扭曲回来,为什么扭曲不回来呢?主要一个方面是意识不到,第二方面,就是市场失灵。所以政府的干预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政府一定要去干预,除了我刚才说的主动加上一些碳税或者消费税的做法。

第二就是严格的执法,非常非常严格的执法。今年是我们《环保法》生效的第一年,现在应该说很多企业环保的排放都是不达标的,关键的问题就是执法不严。所以只有执法严了,环保排放的收费标准提高了,才会促使外部的环境成本、生态价值成本,刚才张所长说,我们绿水青山的生态价值没有体现出来,为什么没有体现出来?就是我们环境的执法没有到位,污染排放的标准没有提高到足够高的水平,企业、消费者在消费的时候没有把绿水青山的生态价值内化到它的成本当中去。

所以严格的执法,提高环境标准,也是非常关键的。有了这两方面的作用,我想我们的社会资金就会大量的涌向到绿色金融、绿色信贷、可持续发展这个方面去。

第三个我说的是,金融是一个非常好的杠杆,因为假设我们资本充足率是12.5,我们有8倍的杠杆,如果加上我们财政的杠杆,如果我们财政能给予绿色金融适当的贴息或者风险补偿,就可以把这个杠杆用的更活,通过金融的杠杆又能带动企业的杠杆,进一步使整个投资和消费都朝绿色的方向发展。

所以我想说的就是说,第一,要把价格信号扭曲过来,把扭曲的价格信号扭曲回来。第二,环境执法一定要严格,环境标准一定要提高。第三,一定要有针对性的,比如财政引导性的、激励性的政策。

最后一个我想说的,回到我们前面的,作为监管当局,我们会继续做工作,进一步提高大家的金融意识。我们过去2007年发布了“促进节能减排的授信指导意见”,2012年发布了“绿色信贷指引”,今年年初又发布了一个“能效信贷指引”,在前年我们又开始进行绿色节能环保项目的统计,就是说银行每一笔贷款投到节能环保项目上去,都要统计污染排放的指标,碳排放、碳消耗强度的指标,还有能源强队的指标,看看它节能环保的项目节省了多少二氧化碳,节省了多少标准煤,节省了多少其他污染物的排放。同时,我们还和环保部进行了大量的信息共享,每年把环境违法违规的企业名单发给银行,让银行对违规的这些企业采取压办、停办等整改措施。

下一步我们就继续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接下来我们还会开展绿色银行的评级,每一家银行看它绿色环境的表现是高、是低,我们请内部的专家监管方面的,还有外部的专家,一起来对我们的绿色银行进行评级,引导更多的银行把绿色金融往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滇池俊府

广州装修公司哪家好

现代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