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廖辉禁赛后不愿见人否认是奥运冠军

发布时间:2021-01-13 13:28:55 阅读: 来源:电子尺厂家

廖辉禁赛后不愿见人 否认是奥运冠军

廖辉北京时间10月24日凌晨,2013年举重世锦赛男子69公斤级决赛,禁赛复出的廖辉抓举160公斤,挺举198公斤,总成绩358公斤包揽三金,刷新挺举和总成绩两项世界纪录,强势宣告王者归来!如果参加不了世锦赛我就退役“2013年的世锦赛,再苦再累我也要去,减体重再辛苦我也要去。我想把杠铃举起来,砸在阿让(国际举重联合会主席)身上。”这是今年五月,廖辉回归国家队半年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说的一段话,“今年的全运会我倒是看得不重,我更期待世锦赛,因为重返国际赛场更需要证明自己。”自从2009年被禁赛后,廖辉便离开了国际赛场,虽然中国举重协会自始至终从未对他追加过禁赛处罚,但他从未出现在全国比赛中。至今,廖辉仍然坚持自己是清白的,所以他不遗余力地花费了近两年时间去上诉。2012年9月30日解禁后,廖辉便坚定了要征战2013年世锦赛的想法,目的很单纯,只为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证明自己仍然是世界上这个级别最出色的选手,没有之一。坐在廖辉的房间里看他一边泡茶一边听他细述过去两年的心境,说者嘴角带笑、语气平和,听者时而落泪、时而怜惜、时而爆笑。2013年1月份正式开始恢复训练,4月份获得全运会决赛资格,9月摘得全运会金牌,廖辉一共用了8个月时间。尽管之前廖辉说自己的目标并非全运会,但赛后他告诉记者,其实他压力特别大,他说:“全运会预赛打完我感觉很舒服,反倒进了决赛,自己的想法就多了,特别怕输。预赛夺冠后,各方面以及我自己对自己的期待也提高了,不自然地就产生了不能输的想法,我很担心输了之后将面临新一轮的轰炸以及选择的改变,如果这次全运会失败的话,我可能将选择退役,毫不犹豫地退役。”凭借全运会金牌,廖辉如愿获得了参加今年在波兰举行的世锦赛的资格,然而梦想成真时他却十分平静。“参加世锦赛是在我预料之中的,因为全运会冠军可以去,所以我就按照自己的目标一步步去实现。我已经拿过两届世锦赛(冠军)了,但这次世锦赛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意义,这是我复出后的第一次世界大赛,如果成绩很低拿到冠军,外界不会对你信服,所以如果我拿了冠军又能有很高的重量,再如果能够破个纪录、拿个‘最佳运动员’,阿让(世界举重联合会主席)再能给我颁个奖,就完美了。”廖辉平静地对腾讯体育透露着他的世锦赛计划,“我想让阿让来承认,我还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运动员。”不愿承认自己是奥运冠军2012年12月份,国家队启动冬训,廖辉也回到了魂牵梦萦的训练馆。“看到每个人回来了,我坐在那儿就会笑,别人看我跟个神经病似的,但我挺高兴的。”他说,“还有为什么我喜欢将房间弄这么干净?因为训练很累,回来我推开门,觉得挺温馨的,往这一坐,忘了训练场上的东西,很享受的,虽然不是很豪华,但已经足够了。”说出这番话时的廖辉心情已经恢复平静了,没人能够想象,那个霸气熏天的帅小伙在2012年底刚回国家队时甚至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去餐厅吃饭,“我会把自己装得很平静,其实内心还是很害怕。我一直不敢自己一个人去食堂吃饭,怕别人用异样眼光看你。虽然一直装作无所谓,但很怕别人问:好久没见了。在训练馆更多时候我也很害怕,不自信,我感觉自己要回避一下,这个训练场上的主角不是我,想要刻意逃避一些东西,怕人家安慰我,我怕人家问‘你不是退役了吗?’、‘怎么还练呢?’就是那种特别不好意思的感觉。”他回忆道。及时发现了廖辉心情的教练于杰,迅速做出了转训五指山的决定,在那个陌生的环境中,廖辉慢慢找到了平衡,但他却开始排斥曾经给他带来风光无限的“奥运冠军”头衔,“通过那件事我把自己头上的光环抛开了,甚至觉得说我是‘奥运会冠军’我会不好意思,不敢承认,这个头衔把我压得特累。包括出去参加一些公益活动,让自我介绍,我一般都说我是中国举重队运动员廖辉。我觉得对我来说‘奥运冠军’已经不存在了,我就是普通的一名运动员,我不愿把自己架很高,怕摔太重。在赛场上我非常自信,从不谦虚的。但在场外,还得谦虚。”廖辉承认“禁赛”令他改变很大,到现在还有阴影。莫名的禁赛如五雷轰顶2010年11月18日,国际举重联合会公布了2011年因兴奋剂问题被禁赛的运动员名单,北京奥运会男子69公斤级举重冠军廖辉名列其中,禁赛期从2010年9月30日至2014年9月30日,共计四年,这也是举重史上第一次开出四年的极刑处罚。廖辉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天两次“非检”的结果却阴阳两样,所以他选择了漫长的上诉之路。2012年7月23日国际仲裁法庭经过近一年的取证、多次听证会后以“(因为没有加重处罚的情形)仲裁庭认为对上诉者(运动员)所应采取的禁赛期限最多为2年”,令国际举联不得不“改判”,将对廖辉的禁赛期限由四年缩减至两年——2010年9月30日至2012年9月30日,但廖辉由此无缘2012伦敦奥运会。“2012年奥运之前我特别特别期待(仲裁结果),天天掰着指头数天数,奥运会之后我一点期待都没有了,要怎样就怎样吧。队伍走的时候,我还来送小军、于导,还跟他们合影了,我觉得从那张合影开始我已经放下了,心里的那种的期待、念想都放下了,佛家讲的放下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廖辉回忆道,说完品一口茶。廖辉跟吕小军是铁哥们,师从于杰,临别前三人约定一起征战里约。将师傅、师弟送走后,廖辉独自驾车回到天坛公寓收拾行李。“整个楼道全空了,一个人走上来、穿过楼道、推开门,一个人都没了,空荡荡的,很乱。进屋后,我坐了一会,瞪着、叹口长气、抽了几根烟,开始收拾东西,然后坐着再看一会儿。收完东西的一刻认为自己要彻底离开了,所以要把衣服全部带走,虽然不确定自己以后还会不会再回来,但当下我已经决定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谁让我再回来练,我也失去信心,没有那个必要了。我对这个项目,对这个判罚已经伤透心了,特别特别伤心,特别绝望,已经到底了。”廖辉一字一句慢慢地说着,声音很轻,“其实最难受的是收拾东西,因为好多衣服上都有国旗,每一件都有回忆。我那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好多好多衣服,装了7个箱子吧。最后清完了,带上门,感觉念念不舍,我不停地回头,反正就是不停的回头,特别是这个房间,我站在门口不停的回头看。我把自己心里的那扇门给关上了,看了就走了。”两通电话激醒梦中人之后,廖辉回到湖北仙桃老家,白天闭门不出,晚饭后散散步,除了父母,谁都不见,也怕见任何人。不想要安慰,也不想去解释,凌晨三四点睡下,中午再起床,日子一天天向伦敦奥运逼近。“我看了直播,但我没看69公斤级。”廖辉承认自己刻意避开了自己所在的级别,他话题一转继续道,“特别搞笑的是,56公斤级一比完,小军的短信就来了,四个字‘小彪第二’,第二天又是四个字‘张杰(微博)第四’,到了69没了。哈哈。”吕小军参加的是男子77公斤级,廖辉早早就收获在电视机前为哥们加油、为师傅助威。“小军在台上又抱教练又举教练,让我回想起自己08年,很享受他那场比赛,看他比赛笑着笑着就变伤感了,各种我自己比赛的画面,跟队友、跟于导征战的过程慢慢浮现。其实最重要就是那两通电话。”他说,“小军第一个给我打来电话,他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吗?我这个电话第一个给你打的。你知道吗?我现在做尿检呢。’紧接着,于导也给我打来电话说‘第一个给你打的!’就是这两个电话,让我内心感觉看到一点儿曙光,我自己在想到底是不是该回去了?那时候我已经亢奋的睡不着了。”廖辉说整个奥运期间最令他感动的就是小军站在赛台上用手指教练的画面,“这哥们一点儿不善于表达,他用行动来表达,人家一下子就明白,这是我教练这是我教练。我当时的心情是悲喜交加,还特别激动。我发现不能讲,讲得连我都哭了。”说到此他的眼圈湿润了。2012年10月份,于杰通知廖辉回国家队报到,廖辉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于说准备该回来训练了,我犹豫都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可能是内心已经做好准备了。”他说,然而回来的日子远没有他答应归队时那么简单,心理所留下的阴影到现在也没法消除,就像随时能够在网上找出他与禁药之间的报道记录一样。他变得敏感,包括吃饭、出门会随时锁上自己的房间,时刻特别小心;每次检测他都会非常仔细的做一些工作:检查瓶子、核对数字。他直言自己对尿检有种莫名的恐慌,这种担心会持续一个礼拜左右,“没有接到通知,说明我没事。”他说。截至目前,廖辉已经接受了不下10次尿检,但两年前的阴影仍时刻在脑海中盘旋,为他敲醒警钟。关于廖辉的上诉案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有详细的记录:2010年9月2日早晨,(第一次)兴奋剂检测结果为阴性;2010年9月2日,(第二次)赛外兴奋剂检测,尿液样本存放在保管员宾馆房间,并放置于检查过的行李中由商业客运飞机运往布达佩斯。反兴奋剂组织的官员称“检测样本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的完整性和同一性是不容置疑的”。强调运输中的包装以及到达实验室后的安保措施都没问题。2010年9月10日检测样本到达科隆的实验室,实验室强调检测样本的完整性和密封性均不存在问题。A样本中检测出违禁物质。2010年9月30日,上诉人(运动员)被临时禁赛。2010年9月13日,B样本送达实验室。2010年9月17日,B样本中检测出违禁物质。运动员获取实验室的检测材料,并应其要求于2011年9月17、18日在中国香港举行了听证会。2011年10月3日宣布禁赛4年,从2010年9月30日起算,禁赛结果通知上诉人。2011年10月25日,运动员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2012年7月23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做出“(因为没有加重处罚的情形)仲裁庭认为对上诉者(运动员)所应采取的禁赛期限最多为2年的”判罚,禁赛时间至2012年9月30日止。经过731天的等待、徘徊、绝望、动摇后,廖辉重新回到了北京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举重馆,依旧在最西侧的角落玩转杠铃,只不过,他不愿意别人提起“奥运冠军”这四个字,他只想以国家举重队普通运动员的身份出现在训练房里,为三年后的里约奥运努力着。世锦赛,仅仅是他发出战斗的第一声,他会继续用实力向国际举联自己的清白和实力。

java教程 菜鸟教程

web前端

javascript学习教程

java面试题常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