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早点业者生存现状起底每一分钱都赚得相当辛苦

发布时间:2020-10-15 04:08:50 阅读: 来源:电子尺厂家

这家早餐店把线上与线下服务融合在一起。

天津北方网讯:勤行,旧时的一种称谓,特指餐饮行业等需要手勤眼勤的行业,早点业者算得上是勤行。他们和普通大众有着不一样的作息时间,他们一天的开始比起普通上班族要早上四个小时,通常收看完央视《新闻联播》之后的《天气预报》就会早早休息。这样的时间表里没有节日、假日和工作日之分,每天必须出摊既是行业的规矩,也是对顾客的承诺。

这个行业没有年龄门槛,走在津城街头,售卖煎饼子超过10年的摊贩比比皆是;行业中也有“80后”“90后”年轻人,他们把生意视为创业,不断变换经营思路,更新经营模式。当谈及收入时,似乎都有些拘束,但言语中能够感到他们的努力的确获得了收益,甚至超过了工薪阶层。日前,本报记者走访了多位早餐业者,对于他们今天的生存状况进行摸底调查。

煎饼大嫂

生意没有传说中那么火

清晨4:30,王福苓和爱人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这边用水磨磨着绿豆,那边6棵大葱正以快刀斩麻的架势变成葱末,等到子、篦送到,这一天的煎饼子生意就开张了,做早点生意的15年里几乎每天的流程皆是如此。这一片的居民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只是亲切地喊她:煎饼大嫂。

谈起当年为何选择做煎饼子生意,王福苓表达初衷:丈夫下岗,自身因为腿脚不便没有工作,孩子还要上学,经济压力之下只有干点什么才能缓解家中的燃眉之急。“想来想去就觉得摊煎饼子相对容易,在家门口就干了,不用跑太远,而且小区住户这么多,客流量应该能满足。可真正上手开始干才发现,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王福苓回忆说。

摊煎饼离不开炉火,王福苓的爱人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生炉子,从三九天到三伏天天天如此。集中供暖之后人们对劈柴、煤球已经陌生,煤铺也不再像过去一样多,买煤就是难题。捣腾煤肯定剩下煤灰,这些煤灰添上水再变成煤饼,这也是定期例行的事,“过去家家户户如此,现在谁家还自己做煤饼啊?”但既然做了这行就得付出这份辛苦。煎饼摊是个半封闭的罩子,放在里面的炉火可让王福苓吃了不少苦,夏天淌汗早已习惯,有时摊着摊着就被煤气“撞”得头晕眼花,只能坐在一旁缓缓再继续。2015年的冬天,甚至因此住了半个月的医院。铺满地的煤饼也会引来众议,居民将意见反馈给居委会,居委会找到王福苓,多种因素之下,改用液化天然气成了必然,往大处说,这是环保的要求;往小处说,既免去了爱人每天生火的重任,摊位也干净了,还给自己身体带来好处。

与王福苓的煎饼摊相隔只有5米,还有一家煎饼摊,摊主张金凤做这一行已有19年。按常理说,同行存在竞争,况且是距离如此之近的同行,但这两位摊主却能和谐相处,差根子、差张篦相互调剂,各做各的生意。王福苓付出的一切辛苦,张金凤感同身受。谈及煤改气带来的诸多好处,张金凤深有体会,获益之外也拉升了经营成本。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烧煤球时一个月的炉火成本最多300元钱,而今一罐煤气价格85元,一个月至少用5罐,成本提升了40%多。除此之外,酱料价格也在翻倍上涨,50斤一桶的面酱从30多元涨到了90多元,绿豆、大葱这两种煎饼子必备食材隔些年就会出现一次“逆天行情”。

成本提升的同时,生意却是越来越难做了。过去一早晨卖70根子、50张篦太正常了,现在顶多卖一半。“自从煎饼子被捧红之后,做这行的太多了,过去院里就我们两家,现在小区围墙外又多了两家,很多人就不会特意拐进小区了。”张金凤说。除此之外,网络下单、煎饼子在夜宵市场走俏等因素也让深耕早点生意的业者感到了困惑。

之所以选择摊煎饼而不去打工,无论是王福苓还是张金凤,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相对自由。今年58岁的王福苓已经有了外孙女,每天忙完生意能有足够的时间照看孩子,起早却不贪黑的生活她很知足。33岁开始摊煎饼,如今已是52岁的张金凤说她现在闭着眼都能摊,“打工不得看老板的脸色吗?上班下班都有点儿。我自己摊煎饼,天气好就多干点多赚点,天气差就早收会儿少赚点,这不挺好吗?”

说话间,王福苓、张金凤开始收拾着摊位。从早晨4点多起床到此刻,一天的生意结束,时间刚好中午11点,吃过午饭睡个午觉,剩余的时间全由她们自己掌控了。

鸡排小伙

早点当事业创新融入其中

越来越便捷的送餐服务、电子支付,让一些大妈级早点业者感到困惑,相同的营商环境却给年轻人提供了创新的机会。

32岁的匡军是一名典型的天津“85后”,当记者询问他早点卖嘛时,他开玩笑说:“大饼夹一切,汉堡夹世界!”两年前,匡军辞掉了酒店厨师的工作,开启了自己创业的生涯,创业项目则是早点生意。位于万新村香山道的一家门面房就是他的根据地,每天炸制鸡排、肉串售卖,最近还增添了天津人最爱的早餐食品之一卷圈,生意日渐兴隆。

“我们家的鸡排都是自己腌制的,先前在粤菜酒楼工作,掌握一些处理鸡肉的方法,现在可以用在自己的生意中。”匡军介绍,“粤菜偏甜,但天津人不爱吃甜,食物偏咸,既有传承又有融合,用自己配方腌制的鸡肉特别受青睐。”到了秋天,卤制早点全面上市,也在更新着顾客的食谱,吃两天炸的再换换卤的,匡军把自己这间10平方米的小店铺做成了一块试验田。

除了食品质量上的精心把控,匡军的“大饼夹一切”同样做到了网上,日前推出的一项网上预定服务就深受上班族的喜爱。

匡军在经营中发现,很多上班族买早点都是匆匆忙忙的,有的人为了买早点要早起15分钟,这段时间用来排队;有的人干脆一次性付一周的早点钱,只为确保时间;有的人见排队人数多,干脆放弃,因此造成客户流失。“既要保证送到顾客手中的食品是刚出锅的,又要应对早晨的客流高峰,我们只能挤自己的时间。确保每份商品配料裹制时间控制在8秒以内了,但炸制的时间实在没有办法再缩短了。”匡军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当经营遇到了瓶颈,他把解决方法移到了网上,日前一套网络预定服务应用在早点铺里,顾客只需提前预定并告知提货时间,通过支付宝付款,店员就会根据顾客的时间调配时间,确保顾客提货时拿到刚刚出炉的食品,为此他们还喊出了打动人心的口号:只为能让您多睡一会儿……天津的年轻人就喜欢在这些细微处见真章,把小小的早点铺经营得有模有样。

对于为何放弃酒楼里厨师职业而转行卖早点,匡军的想法和两位阿姨几乎相同――为了自由。“早9点至晚9点的工作实在干腻了,这些年几乎没有陪家人的时间,为了能给自己一些自由,给家人一些时间,可以换换岗位重新再来。”匡军说,“而立之年,也应该有份属于自己的事业,虽然卖早点比较辛苦,但的确能让我收获到快乐,是一件属于自己的事业,何乐而不为呢?”

谈及收入

赚钱不少但都是辛苦钱

日前有媒体报道,一位身在北京的卖煎饼子大妈喊出自己“月入3万”,一时间引发热议,很多写字楼里的白领十分汗颜。早点业者真的能赚这么多吗?记者询问这些早点业者,他们说:月入3万元是营业额还是利润?这里面的差距可不小。

匡军的小店紧邻一所小学,开学之后生意比起暑假期间好很多,采访当天他一天的收入2000元上下,以此计算每月的收入大致在6万元。“北京大妈喊3万元都少了,我们能比她翻倍。”匡军接着说,“但扣除成本后,剩下多少?店租成本要考虑;10平方米的小店晨间时段要4个人才能忙得过来,人员的工资要考虑;炸制食品的设备折旧要计算进去;早点并非无本生意,成本占大头,关键还是地段问题。”

地段是早餐业是否赚钱的关键,匡军的小店所在的地段周边居民收入状况中等,周边又没有太多的写字楼,这就注定了他售卖的商品起步价格不能太高。“同样一款大饼炒鸡蛋,到和平区可能得卖到八九元钱,但我们这儿4元钱起步。”匡军说,“我们的顾客都是老主顾,他们对于价格变动非常敏感,但成本在上涨,只能压缩自己的利润空间。”

但具体到实打实能落在手中多少钱,匡军讳莫如深,他只是告诉记者:“比上班赚得要多。”接下来他就说:“每天4点准时起床,一直忙到11点半,手脚不停歇。到了晚上吃完饭就跟散了架似的,但依旧要盯着把明天的料备足,看完《天气预报》基本就得睡了。”他的话总结起来就是:自己的辛苦付出对得起每一分钱。

同样的问题问王福苓,她说是煎饼子生意让她家有了生活之本,在家庭收入最困难的时期,是这份工作让她家渡过了难关。

就像早点业者对大众说的那句话:别眼馋我们的收入,我们吃的那些苦您可感知到?(“津云”―北方网编辑曲璐琳)

贵州治妇科医院有哪些

天津五洲医院在哪里

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排名

杭州看前列腺炎哪家医院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