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矿业围城地产资金进退逻辑盘楼

发布时间:2019-11-22 17:08:53 阅读: 来源:电子尺厂家

矿业围城 地产资金进退逻辑

正当大量房地产资金开始试图杀入矿业领域之时,一些较早进入这个领域的资金,却正试图全身而退。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围城外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正当大量房地产资金开始试图杀入矿业领域之时,一些较早进入这个领域的资金,却正试图全身而退。

拥有一家有色金属上市公司的刘正汉(化名)正准备在经济低潮期进行矿业并购,他和他的合作伙伴上个月刚刚与4家矿业卖家完成商业谈判,结果发现, “他们都是2006、2007年前后进入到这个行业里的开发商,在这个行业里赚到了一些钱后,准备在这个时点将矿脱手回补地产主业”。

去年地产调控发力之始,数百亿地产资产涌入矿产行业以求寻得新的业绩增长点,难知真假;而转眼间,又有大量资金准备从“围城”中撤出。背后逻辑,耐人寻味。

退出:回补主业与整合压力

刚刚从云南回来的刘正汉说,“对于有色行业,现在也许是一个好的并购时机”。从去年年底,他就开始接到源源不断的各种售矿意向,但直到最近才忽然发现,“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是从开发商转型过来的。”

他说,经过对几个矿山的实地考察,结果发现都是非常好的交易标的,因为与很多传统民营矿产业主不同,这些由开发商所投资的矿山,“基本上是2007 年左右通过招拍挂进来的,产权上面都没什么问题、后遗症。而且,他们当年进入这个新领域,都请了专业人员设计一套相对严格的生产设备体系,基本上买过来不 用太大改动,直接就可以进行生产。”

在这不久之前,已经有开发商从矿业退出的先例,去年9月份,新湖中宝公告称,将蓬莱金奥湾矿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进行转让,并获得少量回报。此前,金奥湾矿业旗下的金矿已经完成了探矿等工作。

“从沟通看,他们将矿转手的想法还是比较坚定的”,刘正汉说,当时进入到这个领域的初衷是“两条腿走路”,但现在一方面地产调控短期内没有松动的迹 象,地产业务的资金链大概多少会遇到一些问题,另一方面,从投资回报讲,这四五年的时间也基本上收回了矿业投资的成本,也有脱手锁定利润的动力。

更大的背景在于近年来地方政府自发进行的矿产行业整合。一位陕西省国土厅官员说,“每年都会对矿区整合设定进度,打击炒卖、炒买矿业权,通过整合减少矿业权,设置整合区,产生一批现代化、高产能的大矿”。

按照2010年年底批复的陕西省矿产资源整合开发实施方案,陕西全省共参与整合189个矿业权,设置72个整合区,大幅削减矿业权数量。

由各级政府主导的矿业整合,也让一些以购买中小规模矿业权为主的地产资金举步维艰。一位陕西金矿业主说,曾前往云南某县去了解当地的资源整合状况, 结果发现,“该县的4个金矿都被停产,因为规模小,政府要求整合,但自发合并又屡屡谈不拢。现在县政府希望能有外来者进行并购整合,主体要求也很明确:要 么是国有大型企业,要么是矿产行业上市公司”。进入:知假买假?

从去年开始,包括华业地产、大连控股、鼎立股份、华茂股份、西藏城投在内的大量地产上市公司,纷纷公告宣布进入矿产领域,一时间,开发商买矿忽成风潮。

但许多现象只是看起来很美。刘正汉说,这一段时间里发生的大多数交易都是探矿权买卖,距离真正的采矿权还有很远,他并不看好许多开发商对矿产行业的专业水准。

刘曾带领专业团队,与一家开发商一起去考察某金矿探矿权转让项目,“卖家提供了50个矿眼的详细数据,我当天住下,就让专业人员通宵演算50个矿眼 的数据分布变化是不是线性的,结果发现是跳跃性变化,这很明显是在矿眼中人为撒了金粉,因为人为总是不可能撒得那么均匀。”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带着团队撤走了,当时那家开发商还在跟卖主要求去矿山实地考察”,他笑说,“他们到了山上,当然什么都看不出来。这个行业现在太复杂,我曾亲眼见过有人把储量2吨的金矿探矿权,造假成90吨”。

一位中国黄金协会人士透露说,对于探矿权的投资风险,外来者实际上很难把控,“甚至行业内的龙头企业也难以完全防范。中金集团在2009年曾购买一处号称亚洲最大金矿,最后却发现完全不具备开采价值”。

很多开发商对矿业权基本交易规则事实上也并不明晰。去年11月,本报曾报道华业地产在陕西宁强县收购金矿被陕西省政府核查,当时,华业地产是通过矿 业公司股权收购获得这一项目的,其公告称,“本次拟受让的股权所涉及探矿权仍在盛安矿业名下,探矿权人未发生变更,故不需要在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履行权属转 移程序。”

但事实上,这已涉及到地方政府近年来所严格规范的矿业权变相转让。尽管华业地产在此后发布公告对核查一事进行澄清,到今年年底,其最终仍不得不在陕西省矿业权交易中心进行了矿业权转让手续,并履行相关税费。

刘正汉说,“并不是说投资矿产行业有问题。好的矿,当然是很好的投资机会。但反过来说,对于没有技术背景、缺乏专业储备、资金又没有优势的开发商而 言,大家凭什么认为这样的机会会落在他们头上呢?这是一个很无趣的问题。有一些公司可能是盲目进入,但更多的,不过知假买假、炒作股价罢了”。

内蒙古地碳经济总部大厦

保亿中心

益阳房价

碧龙江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