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突破中国创造软肋神华探索特色工业研究机制假山石球铁加热板四通阀防伪拉线Frc

发布时间:2023-12-18 22:38:45 阅读: 来源:电子尺厂家

突破“中婚纱礼服国创造”软肋 神华探索特色工业研究机制

成为能源界的贝尔实验室 是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对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所(NICE)提出的长远目标。

而这也是NICE副所长、首席科学家刘科回国后的愿望: 我回国就想干两件事,一是让中国天更蓝水更清,二是在中国国情下打造现代化的工业研究机制。

近日,刘科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指出,企业在科技进步中作用非凡:没有英特尔、微软,就没有电脑业的今天;没有波音、空客就没有飞机业的今天;没有通用电气(GE)、西门子就没有电力业的今天。

而我国从 中国制造 向 中国创造 转变的软肋正是在工业研究,工业研究上不去,我们就只能给发达国家打工。

目前,在神华集团的支持下,刘科正在北京打造这样一个工业研究机构。

海归会聚地

虽然2009年才刚刚成立,但NICE目前已经拥有16位 千人计划 入选者和2位 青年千人计划 入选者,还有近10位专家正在申报。

NICE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这必须从其背景谈起。

目前,能源和环境成为制约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瓶颈,而其中最为紧要的一环就是煤炭。提升煤炭利用率、发展清洁煤技术不仅是大势所趋,也蕴涵着巨大的商机和前景。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由神华集团出资组建的NICE应远而生。

NICE以清洁煤技术为主,研发范围包含煤炭利用的全过程,如煤炭转化利用、煤基化学品、燃煤电厂过程优化和减排。此外,还有储能技术、碳捕获与封存(CCS)技术、可再生能源等合成出高份子量2氧化碳基塑料。

目前,NICE申请中国发明专利28项,PCT国际专利申请5项,预计今年还将提交国内申请30~50件,PCT申请8~12件。此外,NICE还承担着7项国家项目,有5项成果接近工业示范。

例如,我国约有40%的煤炭资源分布在新疆,其中大部分是低质的褐煤,褐煤提质已经成为我国煤炭科技工作者的重要课题。而NICE借鉴美国能源部和壳牌公司花费数亿美元、开发近20年的成果,自己再创新的褐煤提质技术已经即将走出实验室,步入年处理能力100万吨的示范阶段。同时,NICE还承担了 863 国家重点项目,开发下一代褐煤提质和分级炼制技术。

另外,高灰分煤燃烧后遗留的粉煤灰难以利用、堆积成灾。NICE目前已经掌握相关技术,可以将粉煤灰制成绝热保温的建筑防火材料,实现资源化利用。

当然,站在这些成果背后的,正是NICE强大的研发团队。目前,NICE已吸引近50名海归,这些人大多具有一个共同点 曾就职于国外大型工业企业或其研究院。

例如,NICE现任所长迈克尔 戴维斯是美国能源部前任副部长,曾自创高技净水器术公司,并在美国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主持能源重大项目研发。而刘科本人曾在埃克森美孚、联合技术公司(UTC)和GE等跨国公司任职,管理过多个千万美元的大型工业研发项目,回国前任GE全球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家。

来NICE的人必须有工业研究经验,目的就是少走弯路,尽快建立起一套工业研究机制。 刘科说。

这套思路得到了神华集团董事长张喜武和总经理张玉卓的大力支持。可以说,NICE在建立之初,其定位就不仅仅是开发能源技术,还要为科研体制改革,尤其是建立现代中国的工业研究机制探索一条可行之路。

探索工业研究之路

根据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刘科指出,没有一项革命性的能源技术从实验室到工业化是在10年之内完成的,必须有长线积累。

因此,搞大工程,没有一套成熟的工业研究体制不行。没有陶瓷过滤强有力的工业研究作背景,也不可能打造出现代化大企业。

发达国家的工业研究机制相对成熟,很多核心技术都是由工业研究院和企业研发出来的。但在我国,长期以来,高端科研人才大都集中在高校和科研院所,工业研究的特殊性使得这些学术研究机构难以胜任。

我国没有建立起清晰的工业研究机制。 刘科指出,企业从事大型工业研究的优势在于,首先,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其次,有清晰的市场定位和商业目标;同时,新技术能够尽快商业化。

例如,GE在开发IGCC(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系统)+CCS示范工厂时,从通风系统、气化系统到蒸汽轮机、燃气轮机再到电厂的电力控制,发动了几百名工程师协调作战,最终耗时5年建成。据悉,该工厂仅造价就高达28亿美元,还不包括5年来的研究经费。

工业研究的机制是什么?对一个大企业来说,一个工业研究可能要耗费5~10年时间、几十亿美元,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必须有这质量好的产品样的气度。而且,即使失败了,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很多技术还可能在别的地方开花结果。这就是一套完整的工业研究的机制。 刘科说。

我国工业研究的现状还是各自为战、小打小闹,但却在国家长期规划、宏观统筹等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因此,刘科认为,依托大型企业是中国工业技术发展和工业研究机制建立的必由之路。

NICE恰恰具备了这样的条件 依托神华这棵大树。

在神华集团的大力支持下,目前NICE坚持按照国际上最先进的理念,从概念提出、项目评估到执行都与国际大公司的工使实验机又进行了1次技术上的升级换代业研究机制接轨。

例如,NICE在进行项目评估时,产业化潜力和市场应用前景会成为首要指标。其次,NICE对技术的可行性进行跟踪考量,在进程中多次评估,一旦发现问题及时调整,减小损失。同时,NICE注重培养年轻人,吸收了一批 80后 、 90后 ,鼓励创新想法和不同意见,并鼓励年轻人挑战权威。 NICE容忍失败,这是我们创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刘科说。

当然,我们也不能照搬国外经验,争取经过十年、二十年摸索出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工业研究机制。 刘科说。

根据NICE的目标,10年之后将成为 低碳清洁能源技术领域的国际领先研究机构 。虽然刚刚起步,但前景值得期待。

儿童中耳炎怎么引起的
小孩支气管炎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鼻窦炎用什么药好
儿童中耳炎耳朵疼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