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镇山鼎下一个不为人知的梦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7:07 阅读: 来源:电子尺厂家

杨槐山下是老志镇上最大的墙川水库周围绿树繁荫一片秀美景象。水库贯穿南北东西横跨周边坐落若干个山头和村落。

从去年春天开始杨槐山上就开始动土施工建造一项水利工程由县里水利局直接拨款支持的项目。所以县里面对此项项目也非常重视。

今年的夏天比起往年似乎清凉了许多大多是因为离开了县城居住到这杨槐山上的原因。自从毕业以后我就被分配到了县水利局的监管科工作成了一名水利监管人员。这还是头一次被发配到施工工地上进行监管工程的各项目实施进度和做建材应用分配的记录。因此就住到了杨槐山工地的临时板房中生活虽过的有些艰苦也算过得自在加之工作原因也不得不去适应新的环境事发前我因公事去了县里做工作报告并接受新的工作指示所以离开了工地。

老徐是一名普通的建筑工年龄约莫五十多岁老家山东德州所以我们有时都称他德州老徐老徐个子不高一头黑白不一的短发见证了他一生的沧海桑田面色饥瘦鼻子下留着一撮小黑胡子身材偏瘦却有不少的力气一双眯缝眼老让人感觉他每时每刻不是在笑穿着一条黑色妮子裤一条旧的牛皮腰带内扎着一件白色前胸印有一个五角星框起的红八一背心他累死不疲的干了一背子的建筑工供出了两个大学生子女这也是他经常挂在嘴边津津乐道的话题打算在干几年建筑的活就收手不干了回家和老婆过些清闲日子。

这天老徐一大早就起来抡起了洋镐退起了小推车按老徐的话说是“早起干活凉快些”也就一刻钟的时间愣是把山腰土路上的一个大土波波给削平了。

虽然是大早上的东边天空刚刚突显出初升太阳的红晕六月底的天气还是很热的。老徐蹲在土路边点燃了一支红梅牌香烟一口浓烟从嘴里吐出来又被从鼻孔吸了进去一副飘飘然的样子身上的白色红八一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这是老徐经常的一副工作场景一个真实的基层劳动者。

前几天老徐所在的第三施工队打来电话通知他让他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把山腰土路上坑坑洼洼地方填平把凸起的土波波削平好让运送管道的第三施工队的运输车顺利开到山头上去。

老徐断断续续的清理了三个土波清理到第四个土波把最后一些泥土一铁锹一铁锹的铲到独轮车里几乎就是多一锹少一锹的事恰恰老徐又竖起铁锹往看似凸起的地上用力铲了一锹一片带着碎石的泥土被铲掉地上露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黑洞洞口边缘的泥土有些还塌陷的掉了下去“咕噜”一声落入洞中的水里。

老徐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泥水洞打算把它挖开在弄些土把洞填平然而就在这时洞里传出一声泥浆倒动的声音只听“咕咕咕咕”几声低沉的鸣叫一只满身泥水浆个头硕大的金黄色蟾蜍从碗口大小的洞口内向外爬出来那蟾蜍满身的金黄疙瘩让人看的浑身麻嗖嗖的两条肥厚的后肢使劲用力的蹬着洞口周边的泥土两条前腿奋力的向上爬着等蟾蜍爬上来老徐细眼一看整只蟾蜍通体金黄全身上下还隐约闪着光亮从身上慢慢滴淌下来的泥水中也是闪闪亮光似乎掺杂了一些具有光泽的不明颗粒随即又再往洞里瞧了一眼这又让老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妈呀这哪里是泥水浆子分明就是些金末子。

老徐伸手往洞里一摸水洞得有三十公分深除了一些泥类的东西底端是一些生沉的块状物心里一阵惊喜心想“这可能是些金块之类的东西了错不了了。”又一凉邹邹的柔软物让他摸了个正着妈妈呀一条黄金色的蛇头上还生有一条红冠刚被从洞里提溜了出来紧接着就又被扔出了好几米远虽然那蛇没有张开嘴去咬他但这对一个怕蛇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尤其是那蛇头上的那条红冠子有种不祥的预感迅速涌上老徐心头。

这种蛇还是头一次见到老徐脸色煞白蹲坐在一边直觉告诉他下面有宝贝。

老徐一连抽了好几根烟压了压惊心想“这里面有宝贝是肯定的了以前碰到过同行的建筑工也挖到过一些古董之类的物件不想今天自己却遇上了可能老天开眼让我老徐发家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

抱着一丝侥幸经过一番精细盘算策划老徐还是大着胆子挖了起来他用镐头先将洞口周围挖刨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又慢慢向洞口延伸挖过去慢慢的一个直径约四十公分左右的铜鼎大概轮廓已经出现在老徐眼前铜鼎内是一汪闪着点点金色光芒的泥浆。

老徐望着铜鼎心情很是激动用颤抖着的手摸索了一下铜鼎内抓出一把黄灿灿的块状物体仔细观察了一下老徐欣喜若狂这恰恰是一些成块的颗粒金。一边往裤子口袋内塞藏一边又摸索起来右手手指好像扒住了什么东西感觉还挺沉老徐没有多想用力一掰一块较大的长方体金黄色块状物被拿了出来就在这金色物块被拿出来的一瞬间天空忽然刮起一阵大风不一会又停息了这阵风刮的很蹊跷让老徐心里也感到有些发毛。俗话说“是你的东西终究会是你的不是你的东西倒头来终究不是你的。”是你的谁也带不走不是你的倘若强行占有搞不好还会沾上一些霉运。”这地下的东西也是一样都是有主人的。

老徐点燃了几根香烟自己叼了一根另外几根摆在了铜鼎的正下方处吸了几口烟双膝跪在地上嘴里嘀哩咕噜的不知念叨着些什么。

随后老徐起身拿起那块刚刚摸索出来的金色长方体块状物擦了擦光鲜亮丽的金色更显眼了这是一块长方体金块还挺有分量足足有半斤重“这下发财了发财了”老徐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又在心里叽咕起来。在仔细看了一下长方体金块上面印有“镇山之宝”四个老写繁体字和一些看的不是太清楚的汉字和梵文字体。

由于铜鼎太大要是挖出来不等着带走就会被人盯上搞不还还会被送进派出所待上一一待弄不好还犯下个盗取国家文物的罪证那就太不值得了。老徐觉得拿到这么多金子就足以过好下半辈子了打心底里已经知足了于是迅速把铜鼎用土埋了起来带上鼎口内摸索出来的金颗粒和金块回到了工地在工地宿舍下的墙川水库边附近在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挖了一个深坑把裤袋里的颗粒金和那块印着“镇山之宝”的金块一并埋了起来。

休息了一会已经是早上七点半工地上的其他人也都相应的起来洗漱吃饭了老徐也简单的洗了洗就去伙房吃饭了。

“大家抓紧吃饭啊吃完饭运输管道的车队一会要开上来我们还要卸管道啊。”塔机上传出工长张承德铿锵有力的呦呵声。作为整个山头水利工程建筑施工的施工长老张在塔机上已经熬出了三十个年头了兢兢业业的奋战在建筑工程的第一线为各项的工程建筑事业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张承德今年四十四岁生的虎背熊腰有一膀子力气在工地上平时除了开塔机吊装外还会和工友们干些力气活生活上也经常接济工友老徐老婆前年生病时老张还给他家寄过一笔钱解决了老徐的燃眉之急对老徐的帮助很多所以老徐也一直心存感激。

“轰轰轰”汽车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已经逐渐越发的清晰入耳车队正慢慢的驶过山腰的环山土路向着山头驶来。正经过早晨老徐修整的土波处这时一辆载有三根管道的车忽然一下子陷到了地里整个车头直接载了进去三根十米多长管道也滑落到了地上这时天空忽然下起了雨只有老徐知道那是他挖出铜鼎的地方不过他当时并没有挖坑而眼前却是一个巨大的深洞。

?“大家都搭把手抓紧收拾下工程还要赶紧呢啊。”在老张的组织下工地上的建筑工都帮着把车载进地里的部分你一锹我一镐的挖了出来用吊车把车从坑洞里拉了到地面雨越下越大忽的一道金色闪电直接窜进了坑洞里而闪电像极了被吸进洞里一般洞口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忽咔嚓”地面崩裂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裂痕内射出数道极为耀眼的金光整个周围像是聚在了夜晚的灯光下一般在金黄色光忙的照耀下整个白天也凸显的有些昏暗起来接下来是更让人们目瞪口呆的一幕一只巨大无比的金色蟾蜍从裂缝中爬了出来刚才那刺眼的金光就是从其身上发出的只见之盘然大物足有十米之高全身像黄金一样亮泽两只金黄色大眼咕噜一转大嘴一张一条丈长的血红色舌头伸了出来一下子就将边上的两个人卷了起来送进了嘴里旁边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都还是处在一片惊奇中出神的望着那庞然大物。见那巨蟾蜍吃人了当即吓得四散的跑开了镐头铁锹散落了一地。

张承德见状顿时火冒三丈他不管那是何方来的神圣或妖孽他现在只知道那大物肚内是跟着自己干活的两个工友那是两条鲜活的人命他迅速从地上捡起一把镐头向着那大物的身上挥去“噗呲”一道金色液体从巨蟾腿上飞溅出来“咯咯咯咯”巨蟾哼叫了几声回头将大嘴一张吐出一条红毯一样的长舌将张承德连人带镐头卷了起来送进了嘴里咕嘟一声吞进了肚子里。

那金色巨蟾蜍像是被张承德打击的恼怒了张开缸口大的嘴巴将那些还在四处奔跑的人纷纷吸入了腹内随后腾空跃起跳出了几十米“噗通”一声跳进了山下的水库中水面上还飘荡着道道金色正是那金色巨蟾的流出的金色血液。

几天后我从县里回到工地工地已经被封停工了警方介入了调查但始终没有确切的答复只是公开消息称“水利工程施工人员莫名失踪只有一名神智失常者尚存先记入档案后做进一步研究调查。”

但我见到老徐时他嘴里不停地说着“金蟾金蟾吃人了生财便是生祸财下压得祸呀”

时隔多年老徐也再也没有来过老志镇的杨槐山怕是被这件事吓得不轻吧据说老徐还是过着以前一样的清淡日子两个研究生女儿一个在外省国土资源部门工作最近刚结婚。另一个就是我现在的老婆现在县财政部门工作而我在去年已经被借调到了市水利部门工作是一名新任科长。

至于我那不争气的小舅子经过我的调教如今也已经小有成就自己置办了一家小型工厂最近刚搬了新房。

前几天老徐拉着我的手说他几天前做了一个梦”一八八八年的六月财神坐下弟子金蟾越入凡间因食凡人被一老道降服打出了嘴上所含的“财源广进”将“财源”化作一金鼎将“广进”化作一金块并刻上符文将金蟾镇在了杨槐山内一九八八年六月杨槐山上乌云密布下着丝丝细雨一队运输管道的车队沿路攀爬而上。”

后来老徐对以前的事情似乎都不曾记得了只是偶尔自语道“山下水边有黄金买房买车在成亲。”

一个月后老徐走了走时候很安详。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